风险投资在数字健康领域的作用

许多初创企业都会求助于风险投资或VC基金来建立和发展自己的企业。但由于COVID-19的流行,流入亚洲的风险投资急剧减少。不过,数字健康等行业仍被证明是亮点。

冠状病毒的爆发对按需医疗平台Homage来说是一次火的洗礼。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该公司一直是新加坡COVID-19检测计划的核心。他们是在农民工宿舍提供筛查的国家努力的供应商之一。Homage还为那些已收到留守通知的人提供拭子检测。

Homage的核心是一款应用,用户可以在这里为老人预约居家和社区护理服务。

但自疫情爆发以来,Homage已经建立了一支由300名COVID-19响应者组成的团队,并扩展到运行移动护理站和远程医疗诊所。该公司总共拥有3000多名护理人员,并表示它是东盟唯一一个在整个护理连续体中结合线上和线下提供服务的平台。

Gillian Tee女士是联合创始人兼CEO。在美国生活多年后,她回到新加坡,看到了慢性病亲属护理服务的缺口。

Tee女士回忆了她的经历。"我们一家人一起经历的寻找护理人员的过程,是非常没有技术含量的。流程不透明,等待时间长。意识水平非常低,我们并不真正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几个月来,Gillian和她的团队研究了照顾者数据集,以便更好地在应用中提供个性化的照顾服务。

Homage现在有70人的团队,遍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挖掘风险投资资金是达到这一里程碑的关键。

金门风投在2017年参与了Homage的12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

这家早期风险投资基金表示,Homage勾选了它在初创企业中寻找的所有关键品质。

合伙人Justin Hall解释了这些品质是什么。

"价值主张,你要卖的产品或服务是什么?市场规模,这个机会有多大?然后是团队。创始人是谁,他们的领域专长是什么?他们能不能特别理解这个痛点,能不能以此为基础打造产品和团队?最重要的是牵引力。现在我们创造了这个产品或服务,客户是否买账?"

Homage具有规模化的潜力,未来可能会上市。

此后,Homage已经完成了多轮融资--今年年初完成了B轮融资。

它是少数在行业整体放缓的情况下筹集资金的新加坡数字科技公司之一。

Doctor Anywhere在3月份的B轮融资中筹集了2700万美元,而Holmusk在5月份的A轮融资中筹集了2150万美元。

"2020年亚洲已经有4500笔风险投资交易达成,金额约700亿美元。虽然这比2018年和2019年有所下降,但你现在开始看到的是,在2020年第三季度,活动基本上与2019年相同,"毕马威亚太区合伙人兼私募股权投资主管Andrew Thompson说。

"因此,我想说,总体上,正如你所预期的那样,出现了下滑,但目前非常强劲的回升和非常好的活动水平,"他补充道。

今年推动亚洲风险投资的行业是金融科技、教育科技、生物技术、物联网、电子商务和网络安全。而与科技相关的企业继续吸引着强大的支持。

"亚太地区不缺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的资金。目前该领域管理的基金规模达1.3万亿美元。2016-17年各年份的私募股权基金年回报率达到30%。但我要提醒的是,很多初创公司和风险投资的投资者最终都是零收益。"

"风险投资是一种风险极高的资产类别。幸运的是,这一点是某种模式中的内在因素,我们的投资者以及GP或这些基金的普通合伙人都明白,这些公司中的许多公司按理说,可能会失败,"。

"但从长期来看,赢家、倍数、退出后产生的资金量,无论是上市还是被收购,都超过了损失。"

到目前为止,疫情并没有影响到Golden Gate 的投资节奏。

不过,今年上半年数字健康领域的风险投资资金仍下降了46%,至19亿美元,其中早期创业公司下降幅度最大。

对于像Homage这样的远程护理应用,有人说,疫情带来了更多的挑战,因为老年人是COVID-19的高危人群。

撇开挑战不谈,Homage正在利用其COVID-19团队的应对能力,并将在区域扩张中寻求更多的公共和私人合作。

而亚洲的人口老龄化也是一个巨大的潜在市场。据估计,到2030年,仅新加坡就有超过50万名65岁以上的老人。而在整个亚太地区,许多国家正在从老龄化国家向老龄化国家迈进。

发布于 2020-12-30

相关文章推荐

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和EDB成立了新的合资企业,在新加坡创造了100个新的就业岗位

新加坡——欧洲跨国公司施耐德电气(Schneider Electric)和经济发展局(EDB)周二(4月13日)成立了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新公司,这家合资公司可能在新加坡创造大约100个新工作岗位。NaviX解决方案将帮助企业管理和...

新加坡2021年预算案中的8项工作支持措施

毋庸置疑,新冠不仅带走了生命,还带来了越来越多的生计。自疫情以来,失业和裁员现象有所增加。这些天来,即使失业了几个月,听到失业者的消息也很常见。财政部长Heng Swee Keat在“新兴强国”的集会号召下,提出了...

智慧城市新加坡篇:为何它能成为全球最智慧的城市

在新加坡看来,“智慧”与否,是衡量一个城市是否有能力使用技术解决问题和化解挑战,创建持久且安全社区,为居民提供更多机会的标准之一。因此,公民才是新加坡智慧国家建设的核心,技术只能靠边站。2014 年 11...

王瑞杰:这里的生物医学进步必须造福于人民,要讲道德

新加坡副总理王瑞杰昨日表示,在推动科技前沿的同时,新加坡必须确保生物医药的进步造福于本国人民,并符合国家的伦理立场。王先生是在一个虚拟的公众大会上发表这番讲话的,这个大会是为了纪念生物伦理咨询委员会...